斷開兩難雲霧 - 談限制理論(一)

12/06/2015 11:06:00 PM 0 Comments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 (常識其實並不那麼平常)" - 伏爾泰

限制理論 - 常識的力量(不是白目的力量喔,啾咪~)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 (常識其實並不那麼平常)" - 伏爾泰

是的,包括我在內,大部份的人都是連常識都沒有的笨蛋。因為不是聖人,智商也沒有 150 ,我們的思考常常陷入五里霧中而不自知,等到聰明人質疑我們的想法,分析我們思考的缺點,點出我們論證的問題,一切攤在陽光下之後,我們常常拍著腦袋大叫:

『這麼簡單?這些不都是常識嗎?我們怎麼沒有想到?』

比如說吧,有些黨國立場的熱衷者,會到 Facebook 網友或是網路文章上挑戰他人文化的根源,人家在說媽祖,他要凹林默娘是不是中國人,人家在講電音三太字,他說封神榜是神州文化。

謎之音:eh,天下武術出少林,達摩是印度人,啊所有中國武術不就都是印度的?這是文化的重點嗎?

又或者吧,使用掃地機器人,洗碗機,化學產品,或是自動駕駛都是人類懶惰與滅亡的象徵,我們應該要多多用手與勞力。

謎之音:okay,那麻煩請用去砍柴,用柴火煮飯,燒洗澡水。

但是這些可以用常識擊敗的思考卻很容易讓人深陷其中,爭得面紅耳赤,卻各說各話,一點進展都沒有。

我對於聰明人系統性的思考方式一直非常熱衷,我希望能夠找到一種思考方法,幫我找到爭論的核心,讓我少笨那麼一點 XDD

延續上一篇限制理論的文章,Eliyahu M. Goldratt 在 80 到 90 年代中,為了解決企業家思考問題而發展出來的限制理論是我這幾年學到過最好,最有系統性的常識思考法,這次我們介紹的,是用來解開衝突想法的『Evaporating Cloud(直譯:蒸發衝突雲)』,我想翻做『斷開兩難雲霧』 XDDDD

那個雲啊,那個霧啊,斷開鎖鏈!

Evaporating Cloud(斷開兩難雲霧)的精髓就是完全視覺化你的想法跟假設,然後詳細審視一下這兩個衝突想法所建立起來的雲霧(Cloud)中,有沒有邏輯上的問題。

一旦你可以找到兩難雲霧(Cloud)中假設上的漏洞,這個雲霧就可以被斷開,這兩個想法就不再是互斥的。

我們用個比較有熱門的例子吧,其實很多人認為(不管是行為上或是思想上)要保持台灣的主體性,就不宜多跟中國人交友,這在台灣留學生中非常常見,很多人被逼著選邊站,親中,或是台獨 XD

先決條件


先決條件:要保持台灣的主體性,就不宜多跟中國人交友。
這個兩個乍看之下互斥的想法,就是我們兩難雲霧的先決條件(prerequisites),用白話文念出來,

  • 1. 追求台灣的主體性與跟中國人當朋友是互斥的,不能並存的。

需求

接下來我們加入這些先決條件的需求(requirements):




這些『需求』,其實就是先決條件想要達成的效果,我們可以這樣念,

  • 2. 為了不被中國政府統治,我們必須強調台灣的主體性。
  • 3. 為了更好的人際關係與更健康的朋友圈,我們必須跟中國人當朋友。

目的

最後,如果我們填入兩個需求的共同目的,得到




  • 4. 為了活得自由,民主,又快樂,我們不能被中國政府統治。
  • 5. 為了活得自由,民主,又快樂,我們要有健康的人際關係與朋友圈。

沒有說出來的論證

除了論證 1 到 5 之外,既然你認為這兩個先決條件是互斥的,就代表有另外兩個隱藏論證沒有被大聲說出來(交叉兩邊的需求與先決條件),因此很多人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 6. 擁有健康的人際關係與朋友圈就不能追求台灣的主體性。
  • 7. 不接受被中國政府所統治就不能跟中國人當朋友。

這 1 到 7 就是你在搔破頭,思考要當所謂『親中』人士或是『台獨』份子時,邏輯上所建立的全部論證,我們來重新排列一下:

  • i. 為了活得自由,民主,又快樂,我們不能被中國政府統治。
  • ii. 為了不被中國政府統治,我們必須強調台灣的主體性。
  • iii. 為了活得自由,民主,又快樂,我們要有健康的人際關係與朋友圈。
  • iv. 為了更好的人際關係與更健康的朋友圈,我們必須跟中國人當朋友。
  • v. 追求台灣的主體性與跟中國人當朋友是互斥的,不能並存的。
  • vi. 擁有健康的人際關係與朋友圈就不能追求台灣的主體性。
  • vii. 不接受被中國政府所統治就不能跟中國人當朋友。

大聲唸唸看這七點,有好幾點聽起來怪怪的,舉例來說,

『不接受被中國政府所統治就不能跟中國人當朋友。』

這一句話中有太多有問題的假設,邏輯上根本站不住腳,它假設每個中國人都忠黨愛國,只要有那個一丁點不同意中國政府所制定的規則,沒有任何中國人會接受你。

它又假設,中國人民自己都非常認同自己政府在搞的那一套東西,我問你,你自己認不認同台灣政府現在的所作所為?願意誓死為他們辯護?更何況他們呢?

最直接的例子,你可找到很多不同意中國政府的中國網路名人,比如說變態辣椒或是公開反對封殺蒼穹之下那群網路大神們。

斷開那個雲霧

所以你找到這個兩難雲霧假設的弱點,就是你解開這個死結的突破口,這是你的機會,如果能夠成功運用這些反例,你將可以摧估拉朽地粉碎這個兩難雲霧。

你可能會想,解開這個兩難雲霧的好處在哪裡?不就是我能多交幾個中國朋友嗎?聽起來好像沒有很厲害。

耶?看起來是這樣,但是你發現的這個假設謬誤『中國人民自己都非常認同自己政府在搞的那一套東西』威力卻是非常驚人,它提供了溝通與談判的切入點,舉個例子吧。

有天,我跟幾個新認識的中國朋友在舊金山市區的 Super Duper 吃漢堡,有個很直接的中國朋友就這個問了:

『為什麼台灣年輕人不想回歸?』

『你相信你們中國政府跟體制嗎?我連我們自己的政府都不相信了』我問。

他想了想,沒有回話。

『我們可以在總統府前指著陳水扁,馬英九的鼻子大罵,可以寫文章,寫書,演講提倡環保反貪腐,甚至罵整個國家民族,不擔心明天會被政府封殺,或是無緣無故消失,搞示威遊行也不用擔心被機關槍掃射或是坦克壓,你覺得我們為什麼會想要找個坑跳?』

『可是有一國兩制啊』他不放棄。

『Again,你相信你們中國政府跟體制嗎?』我問。

『那假設我們有了你們要的那些東西,我認為台灣屬於中國,應該要回歸』他繼續進逼。

『如果你們有了這些東西,中國政府就會尊重我們的體制,到時候由全台灣的公民公投決定,跟愛爾蘭或是加泰隆尼亞的程序一樣』我說。

話說到這邊,另一個中國朋友跳了進來,強調他們非常了解自己政府在搞些什麼玩意兒,不太能相信,就體制而言,還是你們那邊好一點。

『那你們那邊是怎麼改變體制的?』他們問。

接下來就是台灣與中國近 30 年的政治經濟歷史介紹與討論,中國人果然不等於中國政府。

這次討論以後,他們依然喜歡洪秀柱的立場,他依然相信台灣最終要回歸,而我依然在在美國人面大大方方地說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不管他們在不在場。

沒有不斷跳針的辯論,沒有面紅耳赤的爭吵,只要雙方邏輯清楚,就可以找到雙方都同意的部分,雲霧被斷開,鎖鏈被斬斷,我們依然是朋友。

當然,上列兩難雲霧的弱點絕對不只有我挑出來的那個。

"A man may die, nations may rise and fall, but an idea lives on. Ideas have endurance without death.(人們會死,國家會興盛與滅亡,但是想法卻能長存。想法的延續性,是超越生死的。)" - 約翰甘迺迪

限制理論

常識其實並不那麼平常,當我們可以視覺化兩難的先決條件,需求,與各項假設後,很容易可以找到脆弱的假設進攻,翻轉兩難,建立雙贏,這還只是限制理論中其中一種思考方法而已。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這邊

下次我們聊聊限制理論中的另一個精髓,成本心態與產出心態吧。


--------------------------------------------------------------------------------------------------------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非常歡迎你填入您的 Email 信箱,訂閱 Winston Chen,
或是直接關注我的 Facebook 粉絲團


也非常歡迎你來信跟我討論,謝謝。

Winston

陳昭穎 Winston Chen - 『砍掉重練:30歲開始也不遲的工作術 』的作者

中央大學資工系,從小到大從沒念過第一志願,沒念過研究所,出社會前想拿個國外的 MBA 回台灣爽爽過,但是沒錢出國,只好出賣靈魂當工程師存錢,怎知當上工程師後就愛上寫程式,回不去了!心想在未來墓碑上一定要刻上身為工程師的事實。

因為嚮往科技勝地矽谷的陽光與空氣,出社會五年後花光所有積蓄,跟老婆一起遠渡重洋,到矽谷尋找突破的機會。